首页 / 未解之谜 / 奥勒冈州发现13英里长形似麦田圈的图型结构

奥勒冈州发现13英里长形似麦田圈的图型结构

奥勒冈一处乾涸的湖泊岸边,被发现刻有13.3英里长的纹路,看起来像是在一片荒漠中央的麦田圈……一个完美的「坛城图的图形结构」。它看起来简直就是个完美无瑕的古老象征图案。每一条纹路有10英寸宽,并且在紧实且难以挖掘的土壤中刻划下3英寸深的痕迹……此处几英里内看不到任何一辆车子,没有任何轮胎痕迹……这里四周也没有发现任何脚印……很明显找不到任何工具使用的特征……而且也没有看到任何人在这附近出没……我没有在任何荒漠的土上看过长达13.3英里长,10英寸宽,并且往下刻有3英寸深的洞…….一定会有很多挖出来的泥土,因此随之而来的问题是那些土哪里去了?照片特写中的4条纹路看起来乾净,且这些看起来像是从荒漠中挖掘而来的纹路旁,却没有多余的泥土堆积在侧。这发生在1990年8月10日……

更多关于坛城图的图形结构

正如你可能知道的,1990年8月,东奥勒冈天外飞来一份坛城图的图形结构。这个图形就在斯庭司山(Steens Mountain)东边的一处宽广的乾涸湖泊的岸边,由13.3英里长的纹路所组成,每条纹路宽10英寸,土深3英寸。下面的图像就是这个坛城图(Sri Yantra),而在这个乾枯的土地上所发现的图案,各方面皆与之相同。

四个爱说笑的人对此做了声明-这个玩笑是,他们硬说他们在一个八月荒漠的酷暑之下,像犁田般,在一个指定的荒野地区,拉着「花园耕耘机」,拖过13英里长的距离-但那里甚至是禁止车辆通行的地方。在他们编造的故事中,他们每天都要把他们的工具往这里拖拉3/4英里。(因为他们向一位在麦田圈2英里远之处扎营的国民警卫队警官做了这样的声明,结果,这成为他们故事之中众多差异的其中一个。) 第二个差异:在他们写给报章媒体的最初「忏悔信」之中,他们提及他们四个是一起被拉着拖起耕耘机,但影片中却只有两个人试图拉起机器。另一个我发觉很有趣的事,在其中明显可看到主要最费力的工作,是往地上挖凿0.5英寸深的细长纹路(如影片中看到的),对上必须挖掘出10英寸宽和3英寸深的纹路-根据同一个影片所看到的,明显是不费力气。(「真正」的纹路是容易挖凿的原因,在于那早就在那里了,显然他们是在沟渠当中填了柔软的土,希望能作出他们正在用犁挖掘土壤的幻像。) 就像很多其他的差异一样,这些「不同点」已经大大超过我自己和其他人的可相信的程度。我们可以合理的归结,这四个人唯一展现出来的创造力,是透过他们过于夸张的想像力,而不是透过他们伟大的荒漠艺术表现力。

有趣的是,这个坛城图上方的天空,通常是爱达荷国民警卫队飞行员训练的场域。根据第一位在8月10日发现此一巨大图腾的中尉飞行员所言,从未有任何飞行员报告看见一个正在进行中的图案设计,也就是说这个图腾简直就是在一天之内「出现」的……

 

 

加入我们的FACEBOOK粉丝群!

扫描二维码,即可在手机上浏览分享!

Check Also

未解之谜:让专家困惑的5个考古大发现(组图)

全球发现了无数个令人费解的遗迹...